|
18 ~ 24℃ 多云 深圳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網上搜'新荔枝灣'竟現'倒閉'字眼 深一酒店怒告攜程

發布時間:2012-10-19

酒店狀告攜程公司索賠60萬元,百度、搜狗和網易承擔連帶責任

羊城晚報訊 記者程偉報道:在網上搜索"新荔枝灣",竟然出現"新荔枝灣(倒閉)———攜程旅行網"的字眼。為此,深圳市新荔枝灣順記酒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新荔枝灣公司")將上海攜程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攜程公司")告上法庭,索賠60萬元,被卷入此案的還有三大搜索引擎———百度、搜狗和網易有道搜索所在的公司。昨日,此案在深圳市中級法院二審開庭。

酒樓竟在網上"被倒閉"

深圳新荔枝灣公司是廣州新荔枝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屬下關聯企業,在餐飲行業已經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該公司訴稱,自2008年11月起接到不少食客的反映,稱在攜程旅行網查到其已經倒閉。公司員工在百度搜索欄中輸入"新荔枝灣",在網頁中出現"新荔枝灣(倒閉)———攜程旅行網",點擊得到的網址上面也均有"新荔枝灣(倒閉)"等字樣。直到2009年8月,該公司還能在搜狗搜索欄發現這些侵權字樣。2010年9月17日之后,攜程公司才全面停止了侵害行為。

深圳新荔枝灣公司認為,攜程公司通過百度搜索、搜狗和網易在互聯網上散播不實信息,侵害了廣州新荔枝灣公司及其屬下關聯企業的名譽權,造成該公司的巨大經濟損失。從2008年5月前后一年的營業額對比列表以及財務報表等資料現實,攜程公司的侵權行為造成深圳新荔枝灣公司營業額大幅下降達290萬余元。

深圳新荔枝灣公司遂將攜程公司告上法庭,同時將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搜狗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第三人網易有道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也作為此案第三人。深圳新荔枝灣公司要求被告及第三人向其書面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攜程公司索賠其律師費3000元、名譽損失和經濟損失60萬元,第三人根據過錯程度分別按比例承擔連帶責任。

攜程稱其行為不構成侵權

此案一審開庭時,攜程公司辨稱其行為并不構成侵權,因為2005年攜程公司和廣州新荔枝灣公司下屬的三家店簽署了合作協議,目的就是讓顧客通過撥打攜程公司電話訂取這幾家酒家餐飲時可獲得折扣優惠。后攜程公司的員工致電其中一家電子大廈店時,發現其已經于2006年8月29日倒閉。2008年7月,攜程公司職員為了工作方便,就在自己公司內部網頁上作出"新荔枝灣(電子大廈店)(倒閉)"的標注。該標注的目的并非為了公開散布此消息,而是為了內部操作方便。至于為何會在眾多搜索網頁出現此內容,攜程公司并不清楚。

攜程公司還稱,在發現此事后,已經及時在內部網上采取相應措施,并于2008年11月刪除了該標注。可見新荔枝灣電子大廈店倒閉的事實,并非攜程公司蓄意捏造。而且新荔枝灣和攜程存在合作關系,攜程公司不可能取故意或惡意在互聯網上散布不實消息去詆毀對方。新荔枝灣經營不善是其內部管理的問題,和搜索網頁上的信息沒有直接聯系。新荔枝灣也在廣州以不同分店的名義提起訴訟。

除網易公司以外,搜狗和百度也到庭參加了一審開庭。第三人搜狗公司認為,該公司并無任何侵權行為,在接到訴訟通知后,及時排查了所有涉及此內容的鏈接。百度公司也認為,百度提供的搜索引擎服務內容為根據用戶指令,搜索引擎系統以非人工檢索方式自動生成到第三方網頁的鏈接,搜索目的在于定位信息,搜索結果直接受控于未設置禁鏈協議的網站,百度搜索引擎客觀上不能進行控制、編輯、刪改存在于第三方網站上的內容,因此不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在庭審中,深圳新荔枝灣公司撤回對百度、搜狗、網易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攜程賠款5萬元

福田區法院一審查明:攜程公司員工確實在內部記錄網頁標注"新荔枝灣(電子大廈店)(倒閉)",該網頁僅為員工記錄檔案需要,信息不對外公開。百度在未與攜程核實的情況下,公布了不完整信息。攜程公司發現后相繼對相關信息處理,消除了百度、搜狗、有道搜索中相關字眼。

福田區法院認為,雖然攜程公司進行內部標注的行為符合事實,沒有侵害新荔枝灣的名譽權,但攜程公司是該信息的發布者。"新荔枝灣"已經在餐飲業享有一定的聲譽,并為知名品牌,雖然其電子大廈店已經停業,但其他新荔枝灣餐飲企業仍在經營。攜程公司為了自己工作方便在網上標注"新荔枝灣(倒閉)"的信息,并且在公開的網絡可以搜索到,對有意到新荔枝灣酒店消費的消費者會產生一定的消極影響,對其屬下關聯企業的形象在客觀上也造成一定的損害,因此此舉侵害了深圳新荔枝灣公司的名譽權。

鑒于攜程公司發現該信息后及時刪除,主觀上并非故意和惡意,且廣州的法院已判處其刊登書面賠禮道歉,該院一審判決攜程公司賠償深圳新荔枝灣公司經濟損失5萬元,駁回其他訴訟請求。

攜程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攜程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此案昨日二審開庭。該公司認為,一審法院認為攜程公司進行內部標注的行為符合事實,沒有侵害新荔枝灣的名譽權,卻又判處其要賠償5萬元經濟損失,自相矛盾。此外法院酌情判決5萬元的賠償數額,缺乏證據支持。新荔枝灣公司共起訴了5件同類案件,廣州越秀區法院和廣州市中級法院都作出了一、二審判決,駁回了新荔枝灣索要經濟損失的請求。不同法院就同類案件作出不同的判決結果,這嚴重影響了人民法院的公信力。

新荔枝灣公司則堅持認為,攜程公司的行為對該公司已構成侵權,一審認定的事實清楚,請求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

此案目前仍在進一步審理中。